您的位置 : 丫丫读书 > 资讯 > 伊人短相思赵安宁最新章节-女主赵安宁男主贺海晏今晚太子报图全文阅读

伊人短相思赵安宁最新章节-女主赵安宁男主贺海晏今晚太子报图全文阅读

时间:2019-09-25 15:56:36编辑:

伊人短相思赵安宁最新章节在哪看?丫丫读书网带来女主赵安宁男主贺海晏今晚太子报图全文阅读,作者“句读”。该书主要讲述了:赵安宁一辈子委屈自己,好不容易在婚事上放纵了一把,没有想到,反而逼得自己进退维谷......今晚太子报图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

伊人短相思赵安宁最新章节

“哐当”一声,瓷瓶倒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赵安宁看着突然砸下来的瓶子,脚下下意识地跳了一下。

她抬起头,正想分辩,贺海晏已经怒道,“谁让你这么做的?!”

“我......我只是让你住得更舒心而已......”

她话没有说完就被贺海晏打断了,“你问过我了吗?”赵安宁沉默不语,他心中更是怒极,“你连问也不问一句,凭什么来动我家的东西?!”

我家......这两个字好像箭矢一样,毫不留情地戳进赵安宁的身上。她脸上再也没有了一丝笑容,低头不语。

贺海晏看着她冷哼了一声,快步朝着书房走去,他猛地推开门,果不其然,这里面的布局也全都变完了。

贺海晏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,转过头瞪着跟上来的赵安宁,“谁给你权力这样做的?”

赵安宁委屈地抬头看向他,“我只是想......何况......”

她只是想给贺海晏一个更舒适的环境,何况她是这府中的女主人......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人承认罢了。

贺海晏快步走进房中,大概扫了一眼,发现放在桌上的东西都被换了。赵安宁连忙讨好般地解释道,“我给你换了上好的徽墨,是皇兄送给我压妆的——”

她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贺海晏冷笑着打断了,“我一个小小的御史大夫,如何用得起徽墨。公主殿下费心了。”他目光停在已经被换上了一个插着一支芍药花的青瓷方尊上,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。

“这里挂着的那副肖像画呢?”贺海晏指着空出来的墙壁,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问道。

“那里吗?那里我看那幅画太旧了,也不是什么名家名作,所以就——”

“稀里哗啦”一声巨响,贺海晏猛地扫下桌上的笔墨纸砚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指着赵安宁的鼻子骂道,“你不经我允许就随便来动我东西,皇家礼仪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?”

“我......”赵安宁下意识地想分辩,然而贺海晏根本不给她机会,“你知不知道,知不知道......”

知不知道那幅画是他心爱之人送他的?!

贺海晏在屋子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,连着转了好几圈儿,“在哪里?你丢到哪里去了?!”

“东西奴婢烧了!”跟在赵安宁身后进来的红烛看不下去,张口说道,“奴婢看那东西不太符合驸马爷现在的身份,干脆拖出去烧了!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贺海晏猛地抬起头来,走到红烛面前想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

他目眦欲裂,看上去要吃人一样,饶是红烛大胆,也不由得有些气弱。不过她还是装出一副强硬模样,仰头说道,“奴婢,奴婢把那幅画烧了!”

“来人,”贺海晏吩咐道,“把这丫头拖出去,重打三十大板!”

小厮听他吩咐,立刻要上来带走红烛,赵安宁愣了一下,连忙伸出手护在她面前,“住手!”

赵安宁抬眼看向贺海晏,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了起来,“她是我的侍女,这么多年跟在我身边,连我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,你怎么能说打就打?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一听他维护红烛,贺海晏就立刻调转矛头对准了她,“她既然是你的侍女,你为什么不管教好?”

他微微撇了眼睛,居高临下的看着赵安宁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“既然长公主殿下说我叫人动手打她,损了你的面子,伤了皇室尊严,那我就请长公主给我个说法。你的侍女,未经允许擅自进我书房,还将我房中的东西给拿去销毁了。这一桩怎么算?”

他此话一出,赵安宁猛的咬住了唇。

见她为难,跪在地上的红烛抬头说道,“驸马爷,你这话说的可就错了!公主殿下既然已经跟你成婚,那她就是贺府的女主人,奴婢遵从她的意思,清理您的书房,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还需要什么说法?!”

“如果真的要说法,唯一做的不好的,恐怕就是之前没有跟你商量,但公主殿下所为,并非全无道理!”

“好好好。”贺海晏连声冷笑,“这就是公主殿下教出来的好丫鬟,好侍女!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!”

“有什么啊!”红烛梗着脖子不满地说道,“驸马真以为别人不知道呢?你天天拿着你心上人留下的东西睹物思人,将我们公主置于何地?!”

原来是这样……赵安宁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贺海晏会如此生气。是她,是她不应该,未经贺海晏允许就乱动了他的东西,还让红烛把他心上人留下的东西扔了……

都是她不好……

虽然看到贺海晏如此紧张一幅画甚至超过了她,赵安宁觉得心中难受极了。

红烛还要说话,赵安宁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了她。她微微低头,小声跟贺海晏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那个是对你而言很重要的……”

“哼!”贺海晏重重地冷哼了一声,“何必做了又来假惺惺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?”

“你如果做了就直接承认,我还会高看你一眼,可是……呵!”

他讥诮的笑声像是一把刀子刺进赵安宁的耳膜,刺得她耳中心里生疼。

贺海晏冷声道,“从今往后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能来动我的东西。至于殿下你,”他顿了顿,“为了避免我们以后再像今日这般相处不愉快,臣还是自动离你一丈远,免得妨碍到公主。”

赵安宁脸上一白,贺海晏却已经决绝而去。

书房中一灯如豆,贺海晏提笔才写了两个字,就听见有人敲门。他走过去一看,发现是红烛,脸色立刻变得非常不好。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殿下有事要和你说。”红烛侧开身,庭院中一个粉色身影,正是赵安宁。

她离贺海晏,不多不少刚好一丈远,见贺海晏目光朝她看来,赵安宁抿了抿唇,“明日便是三朝回门,你要跟我一起去宫中拜见皇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他淡淡说道,正要转身关门,然而看到赵安宁还没走,微微不满的望向她,“还有事?”

赵安宁咬住唇没有说话,见贺海晏眉间的不耐越来越浓重,她才鼓起勇气说道,“皇兄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,我不想让他担心……明天回门......能不能……”

能不能装作,没有对我不好的样子?这样我也能让我皇兄放心。

然而后面这句话她无论怎么样都说不出来了。

有的时候自己承认心上人对自己没有那么喜欢,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。

贺海晏眼中露出一丝了然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伊人短相思

伊人短相思

作者:句读类型:现情状态:

赵安宁一辈子委屈自己,好不容易在婚事上放纵了一把,没有想到,反而逼得自己进退维谷。“赵安宁,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!”“赵安宁,你被侮辱是活该!”“赵安宁,你怎么没被山匪糟蹋了!”贺海晏的话仿佛针一样朝她刺来,一颗爱他的心,要被伤害多少次,才会从此无动于衷?

今晚太子报图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