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丫丫读书 > 资讯 > 伊人短相思赵安宁贺海晏by句读今晚太子报图章节在线阅读

伊人短相思赵安宁贺海晏by句读今晚太子报图章节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9-25 15:50:26编辑:

伊人短相思赵安宁贺海晏在哪看?丫丫读书网带来伊人短相思赵安宁贺海晏by句读今晚太子报图章节在线阅读,作者“句读”。该书主要讲述了:赵安宁一辈子委屈自己,好不容易在婚事上放纵了一把,没有想到,反而逼得自己进退维谷......今晚太子报图内容章节生动充实,故事情节曲折动人,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!

伊人短相思今晚太子报图

烛影摇红。

巨大的牙床前,坐着个一身大红的新嫁娘。裙摆几乎铺满整张床,十二青铜连枝灯照出来的影子投在墙壁上,影影绰绰间,让人只看了这么一个影子,就觉得新娘子一定是位婵娟美人。

窗户开着,隐约间能闻到还没有开完的残荷香味儿。歌台那边传来丝竹之声,今天晚上,想必很热闹吧。

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“吱呀”一声,是新房的门被人打开了。脚步沉沉,一听就是男子,赵安宁的心瞬间提了起来。

她低下头,赶紧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不妥的地方,还没有仔细看,头上盖头就被人扯了下来。突如其来的光让赵安宁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,一只微凉的手伸过来,抬起了她的下巴。

赵安宁被人强迫着抬起头,一张俊朗的脸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那张脸俊朗多情,往常总是一副冷淡模样,而如今,他的眼里却仿佛蕴含着风暴。

正是她的丈夫——贺海晏。

赵安宁的下巴在贺海晏手中像是个面团一样被不停地揉着,她忍不住轻呼出声,“痛——”

“痛?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贺海晏挑起眉毛,“公主也知道什么叫痛吗?看来公主金尊玉贵,根本没有体会过什么叫真正的痛,连这点儿滋味就受不了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一只手就伸到赵安宁的腰带上,像是要泄愤一样,猛地给她扯了下来。

“啊——夫君!”赵安宁顿时衣衫不整,她又羞又恼,伸手想要推开贺海晏,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成功地让赵安宁停下来了。

他说,“殿下,如今此刻外面还有未散的宾客,你叫太大声,难道还想把他们引来,让其他人看?”

赵安宁立刻就不敢说了,抬了眼睛看向贺海晏,怯怯说道,“夫君……我们还没有喝合卺酒……”

然而贺海晏根本就不管她……

赵安宁浑身无力,只能趴在他身上,像一叶浮舟一般,上下颠簸。她感觉到唇齿间有了血腥味儿,应该是她刚才吃痛,将嘴唇咬破了吧……

在贺海晏身上的每一刻都觉得如此煎熬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终于放开了赵安宁,将已经浑身无力的她宛如一团破布般地扔在了床上。

赵安宁眼睛瞪得大大的,她永远想不到,自己的新婚之夜居然会如此不堪,她双目无神,看着头顶的帷帐,喃喃低语,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么对我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身侧的贺海晏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“因为这个位置原本就不应该是你的,你鸠占鹊巢,这是你应得的!”

他说完就站起身来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,身后,赵安宁在泪眼中看到他决绝的背影,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赵安宁第二日清晨,让侍女红烛给她挑了身新衣服,去后堂给贺海晏的母亲敬茶。

贺海晏没有考取功名之前,家中清贫,全是由寡母一手带大,对她这个母亲也非常的敬重。赵安宁作为新妇,入府第一日,理应去拜见。

她走到正堂,上手已经坐了一个中年妇人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目光如电朝她看来。

赵安宁伸手从红烛早就准备好的托盘里端出一盏茶,盈盈跪倒递到贺母面前,“新媳给婆婆敬茶。”

今天本来是应该由贺海晏陪着她一起过来的,然后昨天晚上他才那样对待自己,想来今天也不太可能跟着赵安宁一起来。

贺母却一侧身,没有受赵安宁这个礼,“不敢当。我可受不了公主殿下你这般大礼。”

赵安宁垂头说道,“既然我已经嫁进贺府,成了夫君的妻子,婆婆你就是我的母亲。在母亲面前,哪儿能摆公主的威风呢?”

“说的好。”贺母一声轻喝,“既然公主把我当母亲,那我这个当母亲的,少不得要多问你两句了。”

说话间,她将一方洁白的丝帕扔到赵安宁面前,“这个东西,殿下怎么解释?”

看到那方是丝帕,赵安宁脸色顿时一白。

这是昨天晚上铺在他们新房里用来检验女子贞洁的元帕,可是昨天晚上她和贺海晏,根本就不是在床上,哪儿能用得到这东西?

赵安宁张口就要解释,“婆婆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……”

“我还没说我想的是哪样,公主殿下你就着急忙慌地解释。这叫不叫不打自招?”

赵安宁百口莫辩,“婆婆,我……”她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。赵安宁堂堂长公主,如何能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她昨天晚上被夫君那样对待?

“‘我’什么?”贺母淡淡瞥了她一眼,“殿下啊,这元帕是今天早上我专门派嬷嬷去你房中拿出来的,难道这还有抵赖的吗?”

她伸手接过赵安宁手中滚烫的茶,将茶杯慢慢倾斜,滚烫的茶水倒在赵安宁的腿边,“老身福薄,受不起殿下这茶。殿下还是给该给的人敬吧。”话音落下,她手一松,那个茶盏掉在地上,应声而碎。

赵安宁一瞬间脸色变得惨白,贺母这分明就是在质疑她的贞洁。女子贞洁有多重要,哪怕赵安宁身为天子之妹也不能跳出来。

况且,贺海晏身为朝廷肱骨,如果让他们觉得皇兄将一个不贞不洁之人指给他,怕是会引来他和皇兄离心离德。

怎么办……总不能叫她说昨天晚上,贺海晏是那样对她的吧……

赵安宁正在思忖间,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她转头看去,就见贺海晏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见了他,赵安宁立刻像是见了救命稻草一样,连忙拉住他的袍角,“夫君,婆婆拿元帕这件事情来问我,你要为我作证!”

昨天晚上的事情,除了她自己,就属贺海晏最清楚了。

他转过头朝赵安宁看过来,那一瞬间,她身上突然汗毛倒竖。

只听贺海晏用一种极其勉为其难的语气说道,“这……公主殿下金尊玉贵,她的脸面一等一的重要,就当昨天晚上,是和我在一起的吧。”

赵安宁浑身力气宛如被抽走,猛地跌坐到了地上。她猝不及防,没有看到身后的茶盏碎片,手猛地压了上去——

伊人短相思

伊人短相思

作者:句读类型:现情状态:

赵安宁一辈子委屈自己,好不容易在婚事上放纵了一把,没有想到,反而逼得自己进退维谷。“赵安宁,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!”“赵安宁,你被侮辱是活该!”“赵安宁,你怎么没被山匪糟蹋了!”贺海晏的话仿佛针一样朝她刺来,一颗爱他的心,要被伤害多少次,才会从此无动于衷?

今晚太子报图详情